發表文章

【SEVENTEEN】Rainy Day / hozi

- 20190309 K-star 韓流Only無料配布   窗外接連傳來窸窣的聲響,吵醒了正在夢鄉的權順榮。他睜開眼,發現室內與往常相比較為陰暗——他隨即注意到外頭的聲音。   權順榮就著剛睡醒還昏沈的腦袋,身子跨過半個床伸手拉開窗簾。外頭的雨勢稍大,叮叮咚咚地打在遮雨棚上發出沈重的聲音。權順榮稍稍留了一點間隙好讓一絲微弱的光線照進室內。   他窩回被窩裏。身旁的李知勳看來怎麼都沒有被他吵醒的樣子,依舊用卷著身子的姿勢熟睡。   權順榮笑著撥開他那一點掉落前額的瀏海,好讓他能更清楚看見李知勳的睡顏。   一旦睡熟了,李知勳幾乎很難被吵醒,而他閉著眼的模樣讓他更像個孩子,臉頰貼在床上擠出一點軟嫩的頰邊肉,權順榮愛極了這惹人憐愛的模樣,意識到方才醒來後尚未消下去的分身,權順榮吞了口口水並掀開棉被——李知勳的小老弟也直挺挺地站著。   他一時玩心起來,潛進棉被裏偷偷摸著小知勳,確認對方沒有任何反應後,更大膽地再拉下對方的睡褲——但這可真的難了,李知勳的棉褲好像黏了強力膠一樣緊緊箍在他腰上,權順榮奮力地用他的小爪想拉下來,沒注意到這樣的動作吵醒了睡夢中的人,然後耳邊忽地有個沙啞的聲音。   「呀,權順榮,你在幹嘛⋯⋯?」   「啊,痛痛痛痛痛——知勳!」   還來不及做任何解釋,權順榮的耳朵就被擰得讓他求饒。   最後李知勳毫不留情地制服了對他伸魔爪的色倉鼠。他跳下床,伸了個懶腰後頭也不回道:「權順榮,早餐。」   這是個難得只有他們兩人的早晨。   公司准他們放了一個禮拜的長假,李知勳同層的室友們全部回鄉省親了,只有他一個人留在上層樓的房間,與下層至少還有三個人形同強烈對比——文徐二人趁之前回中國錄影時跟父母見過不少次,所以這次長假乾脆不回去了。權順榮的家離首爾不算遠,一天來回的車程後又悠悠哉哉地回到宿舍了。   權順榮本想喊李知勳下來跟他們一起睡,誰知很明事理的徐明浩這麼說:「俊輝他這麼吵知勳哥不會想下來的。」   權順榮想,這話說得真有道理,轉念一想那就由他跑上去吵李知勳好了。   當權順榮拿著他的小被被跟手機屁顛屁顛地跑上去找戀人後,李知勳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螢幕,操控著滑鼠的手一刻也沒停下過,電腦的喇叭裏傳出多種遊戲效果聲,他頭也不抬地說:「幫我買飯。」   於是這樣的生活來到第三天,除了經紀人哥中間曾來宿舍看他們一次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屬於他們兩人的。   這

【HQ】Sweet Tooth

- 月島/國見 - note: 沒有任何曖昧情愫,只是想寫兩個喜歡甜食的人 月島一進去餐廳後便左右巡視著身影,靠著夠高的身高他很快找到坐在靠窗且邊角位置的國見。 他一屁股坐在他對面,「唷。」坐定後才舉起手跟對面的人打招呼。 國見抬起頭,將手機顯示時間的待機畫面轉給月島看。 「你遲到了20分鐘。」 「我不熟這邊的路啊。」 「為了補償,今天你請客吧。」 「喂,我從我學校那邊過來還要轉車耶。是說剛才走來的路上發現青城離這裏很近,你是故意的吧?」 月島語調平淡地抱怨著友人的心機,國見則笑著避重就輕, 抽出立在桌旁的菜單給月島。「挑吧,我剛才看完了。」 家庭式的餐廳的菜色頗豐富,但月島很快地就想好他的主菜跟甜點。 按鈴叫了服務生後,國見用眼神示意月島先點餐,再來由自己接過菜單和服務生點了幾道餐點。 「⋯⋯我以為我吃的算少了,你怎麼食量比我還小?」 國見聳聳肩。「 今天不太餓吧。」 他將手機擺到一旁,托著一邊的腮幫子,向月島噓寒問暖起來。 一年多前自白鳥澤合宿與大夥交換聯絡方式後,合宿的人也多了一個聯絡用的群組,其中不乏熱情的人偶爾會相約假日的時候出來打球。 硬要說的話,他們倆並不是在合宿後才變熟的,而是某次月島不小心透露出練習的事而被日向纏著帶他去,國見則是偶爾被金田一拉著去,就在某個週日裏兩方剛好都出席了。 畢竟兩個人在練球時秉持的原則太過相似,當其他人都還拚命練習時就他們倆在一旁偷懶休息,也因此結下這奇妙的緣分。 他們兩人個性不溫不火的,相處起來很剛好,就好像奶油和砂糖後融在一起,恰到好處的調味與適宜的甜度。 起初月島覺得挺怪的,他這人從不主動和其他人友好,他也深知自己就是個慢熟的人,這樣的他無論在哪個環境裏都不是朋友多的類型。烏野倒是因為吵吵鬧鬧的瘋子太多了,反倒讓他顯得最像正常人一樣。 國見這樣的類型相處起來是讓他最輕鬆的。或許個性是蠻相像的,但他們在某些小地方也會各持己見,並且不會隨意踏入對方的地盤,永遠為彼此保有一段安全距離,像是和對方說著:「你放心,我不會隨便走進這塊地方。」 「你這週日要去練習嗎?」 「不了,及川學長他們要回來陪我們練習。」國見輕描淡寫地回答。「為了IH預選賽的熱身賽。」 「都畢業這麼久了還這麼照顧後輩們啊。」 「是啊,學長他們的確是

【榮勳】對面房間的男孩:第五話

圖片
🔙  第四話 第五話   「……圓佑啊,我好熱,快死掉了……」   「閃一邊去,這裏不容許好吃懶作的廢物存在。」   「圓佑——休息一下嘛——你已經兩小時沒休息了欸。」   「我說過要把這塊板子做完才休息。喂,給我那邊的泡棉膠。」   全圓佑冷眼踢了一腳躺在地上宛如屍體般的友人,權順榮收到命令後像隻樹懶一樣緩慢地爬起身,移動到能讓手搆著泡棉膠的最短極限範圍,抓住,丟出去,最後又頹然地倒下。   「我好熱……」   「……」   「圓佑——」   「…………」   一旦全圓佑進入認真模式中就再也無法喚回他的心神,無論是工作寫報告亦或是打電動,權順榮默默地想著這傢伙要是對我這朋友也這麼認真就好了——權順榮翻起身,睨著眼前這位見死不救的損友。   適逢二十週年的校慶即將來臨,各個科系都如火如荼地在進行準備,廣告系則負責各式大小廣告看板要掛在校內各處,宣傳吸引人潮的同時順道能招到一點未來的學生。平常幾乎宅在家的全圓佑看來懶散,實際上動起手來卻相當有能力,完成的作品總是讓人驚艷。這次也被系學會和教授委託幫忙製作掛在學校門口的大看板。   「權順榮,待會弄完我請你吃飯。」像是知道對方會因此接受一樣,全圓佑再度下了命令:「剪刀。還有那邊的厚紙板。」   「你本來就該請我吃飯,在這種大熱天下陪你做勞作的朋友哪裏找啊?我難得沒有練習的時間就這樣被你給佔便宜了,真希望有人能頒個獎狀來表揚我的偉大情操……」   「你閒啊,沒事幹的傢伙就來幫我做事唄,表演系沒有事要做嗎?」   「校慶時的表演傳統上都是由二年級負責啊。你忘了我去年忙得要死要活差點掛在系館?」   「對齁,凌晨三點的時候還打電話叫我幫你送宵夜。」   「然後文俊輝看到我的黑眼圈還大笑我三聲,沒品的傢伙……」   「作為送宵夜的回報,幫我把這個給剪了吧。」說完,全圓佑遞出兩張紅色和綠色的紙。   「是是,遵命。」   權順榮拿起剪刀,慢慢地沿著紙上的線條剪出一個一個弧形。   額上還冒著熱汗,權順榮的煩躁除了過熱之外其實還加上想著李知勳的關係。大概是最近忙著練舞,常常回到家洗好澡倒頭就睡,而知勳似乎又是個夜貓子,時間就這樣錯開了。   偶爾瞥見在藍色格紋窗簾背後,坐在桌前操控著調音器而忙碌的身影,權順榮便默默地想著——他也很努力啊。   自從喜歡上李知勳後

【SEVENTEEN】一報還一報(榮勳/勳榮)

[!] - 分級限制: R-15 - 紀念0221的Vlive直播,世界ㄐㄐ日 #hozi #wooshi #handjob    「喂,權順榮,你夠囉 …… 」    「 —— 喂!」    李知勳惱怒地抓起犯人的手。    「權順榮,演唱會才剛結束你是想怎樣?」    「沒想怎樣啊,就 …… 剛才知勳都抓我ㄐㄐ了,不公平呀,我也得摸回去才行 …… 」    被糾正的人一點也不知道反省,伸出還沒被扣留的左手,權順榮這回倒是很聰明,先是伸去李知勳的胳肢窩,敏感地讓對方抖了下身子,權順榮便趁機抽出右手,兩手並用抓起李知勳的雙手讓他被圈在自己和牆壁之間。    小巧的戀人抬起頭瞪視著他 —— 哎呀,好可愛。權順榮滿意地瞇起眼來。    「剛才在直播的時候也是,老是動手動腳的,你是怎樣?發情期的狗啊?」    「嘿嘿,不管知勳怎麼說我都不會生氣唷。」    權順榮微微低下頭,兩個人的額頭便輕輕靠在一起。    「因為可以跟知勳在一起 …… 很開心啊。」    一瞬間發燙的臉頰和加快頻率的心跳讓李知勳感到難為情,他很確定這個丟臉的樣子已經確確實實地映在權順榮眼底了。    自從交往以後權順榮總是這樣,找到機會了就多吃他幾口豆腐,起初只有兩人獨處時他還無所謂,最近倒是變得越來越大膽了,簽名會、 live 表演、克拉島分組遊戲的時候,一有機會就死死地黏在自己身上,讓他想嫌煩不是想做個飯撒也不是,權順榮那雙小眼睛笑起來就像在和他說「知勳啊我這麼喜歡你不可以在飯們面前嫌我的」,他就是吃定了自己終究是接受了愛豆還是要偶爾做個飯撒服務大眾的使命,在李知勳搞懂了所謂的「 CP 飯」和「 bromance 」是怎麼與營業粉絲之間平衡出奇妙的關係後,他就這樣老是「被迫」讓權順榮牽著鼻子走。    這大概就是累積已久的恩怨爆發後的情緒。剛才不過是不小心碰到小順榮而已,權順榮就仗勢欺人地說「那我也要摸小知勳呀,這樣我吃虧」 —— 說甚麼蠢話,平常讓你吃的豆腐還不夠多嗎!    但,說是生氣,可李知勳卻又一點也無法拒絕戀人的要求。    每當權順榮死皮賴臉地對他撒起嬌來、每當權順榮在半夜時打開作曲室門喊他回去睡覺了、每當練習過後都會屁顛屁顛地去買可樂給他順便替他擦汗,他知道對方

【榮勳】對面房間的男孩:第四話

圖片
🔙  第三話 第四話    李知勳拿起鋁罐,往嘴裏倒一倒,才發現這罐可樂早在幾分鐘前就被他喝光了。他索性起身打開冰箱再拿出一罐冰涼的冒著寒氣的可樂罐,啵,咕嘟咕嘟。    最近的天氣越來越炎熱了。他們學校所在的城市氣候不算太糟,四季都該有四季的樣子,而現在正是外頭的蟬聲高鳴各自主張著自我存在的時節,午後三點鐘,沒有開啟照明的室內充滿了暖洋洋的白光。    這時候,李知勳總喜歡乘著從敞開的陽台吹進來的自然風,戴上那副先前攢了不少錢才買下的頭戴式耳機,聽著音樂沐浴在日光下。    這個房間是他的學長尹淨漢接手給他的。當時尹淨漢笑著對他說,他要和他喜歡的人一起住外面了,活了二十年來第一次有同居對象,感覺好奇怪哦,可是我好開心。直覺敏銳的李知勳心想學長肯定是和他的戀人住在一起吧,也沒多問,覺得這是別人的隱私不好打探。    過去兩年李知勳一直住在學校宿舍,畢竟住宿費便宜又離學校最近,對他這懶人來說,一天的早晨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他多賴幾分鐘的床少走幾分鐘的路,於是他就這麼住了兩年。然而,住在學校宿舍裏勢必得和其他人一起生活,李知勳自詡不是一個糟糕的室友,雖然沒有說很愛乾淨生活習慣倒也不算太糟糕,也沒有不良嗜好或變態傾向,還算是個合格的室友,倒是自己能不能遇到同樣在合格線分數以上的室友就只能看造化了。可惜造化總愛弄人,他常遇到生活習慣糟糕或是對他的吉他啦音響啦那些佔空間的混音設備啦有意見的人,他不服氣,總會跟對方來吵個一兩句。兩年下來,被各式各樣的人折騰到累了,正好尹淨漢讓了間空房間給他,省得花時間找住處的同時,房東太太貌似因為淨漢哥的美貌還給了他一點折扣,李知勳深深感嘆人長得漂亮就是不一樣。    搬出來以後也不過一個月,他就發覺到一個人住的好處實在太多,他怎麼這麼晚才搬出來呢。沒有人會在半夜的時候嫌他敲鍵盤的聲音吵,沒有人會要他別再彈那些奇怪的自創曲,沒有人會告訴他,你做不到的,快放棄吧。    他呼出一口長氣,向後靠在那張不是很舒服的木椅上。    來彈吉他吧。李知勳心想,抓起放在一旁靠牆的吉他走到陽台。    住在這裏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陽台夠寬敞,足夠擺放一張桌子兩張小椅子讓兩個人對桌喝個下午茶,這裏也常有充足日光的照耀,李知勳最近便養成了一個習慣,在陽光明媚的日子,他喜歡在藍天白雲下彈吉他唱歌。

【榮勳】對面房間的男孩:第三話

圖片
🔙  第二話 第三話 [!] 這篇有提到一點知漢(沒有互動)    權順榮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回宿舍公寓。六月初的夜晚不算太熱,晚風卻也沒有足夠到讓人感受涼快。夜色將他的影子拉得老長,隨著路邊的昏黃路燈變化形狀,剛練完舞的晚上總是如此,雙腿像是和巨石緊緊繫上一樣沈重。最近舞團那裏練得勤,八月份有個重要的熱舞大賽,舞團方面指定要派出的人選包括權順榮,要自己多上點心加緊腳步,能配合練習的時間就盡量配合,通過了這比賽也等同於打響國內的知名度,也間接性地佔有了舞圈的領導地位,說甚麼都不能掉以輕心。    手裏拎著剛才去打工的超商買回來的晚餐,值班的同事見到他的模樣擔心地問不會是中暑了吧,權順榮揮揮手表示沒事就是舞跳多了點,喝點水休息一下就好了。他剛踏上大門口的第一層階梯,那個只在幾個禮拜前簽約時見過的房東太太突然進入視線裏。    「唉呀,你是前陣子新搬來的吧?正好正好,你跟那個誰,那個長得高高帥帥的眼睛大大的那個,那個……」    權順榮的腦子雖然沒法再運轉太多,但印象中認識的人裏符合描述的也只有一位。    「勝澈哥?崔勝澈?」    「哦,對對對對,就是那小子——唉呀我怎麼老是忘記人家名字,呵呵,」房東太太也不知道是想到甚麼,露出了荳蔻年華般的少女式嬌羞笑容:「你幫我把這個給他吧,你跟他認識的吧,我有事情要先回家去啦。」    權順榮從房東太太手裏接過一個塑膠袋,雖然他不懂明明房間就在樓上而已這太太自己不拿去是打甚麼主意,他還是乖乖地按了房門電鈴。    「來了——」    「呃……你好,我找勝澈哥,請問他在嗎?」    開門的人不是房間的主人,權順榮愣愣地眨了兩下眼睛;眼前的美人,是的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人,也跟著眨了兩下大眼睛,撥了一下那長長的頭髮莞爾一笑:「哦,他正在裏面大便。你進來等他吧。」    權順榮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的人輕鬆愉悅地哼著歌。他,全校最帥的男人尹淨漢現在就在眼前,權順榮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本人,頓時之間忘記了剛才從這麼美的人口中聽到「大便」這詞彙的震撼。尹淨漢有著一頭長黑髮,也不算太長就到胸上一點的距離,明明是個男人,那張臉卻極為適合鄰家女孩般的柔順黑髮。    聽說學校裏有人為了他爭風吃醋大打出手,還是兩個男同學……好像也有換女友跟換衣